长余佩之陆离

这里汐海。
主全职,aph,pm,超足,最近新入D5。
主肖戴、方王、韩张、张楚、楚苏、叶橙、莫橙、伞修、喻黄、双花、双鬼、周江周、昊翔、魏果、杜柔、林方等。
黄橙、乐橙、韩叶等照吃不误。
坚定肖戴喻黄不逆不拆!卢刘可逆不拆!
主露中、米英、法加、普洪等。
新大陆、黑三角也是觅食范围。
站定瑞金,安艾。
潜流潜无差,核影。
主食BG,杰园佣医,佣空裘盲也吃。
杰佣一生雷,往死里雷的那种。

【引子】第一章

第一章 初到

当周泽楷醒过来的时候,周围刺眼的灯光就照得他睁不开眼睛



“请回答我们如下的问题。”



冰冷的机械音响起,灯光从周泽楷面前转到了他头顶上方,他又适应了好一会儿才看清了周围的环境



房间很空,银色的铁链把他的手臂和脚腕绑在了椅子上,他试着活动手臂却发现被绑得死死的,丝毫无法移动



“待我们调查完且确认结果后会归还您“自由”,失礼了。”



这次机械音柔和了一点,似乎是在安抚周泽楷的情绪



敏感的周泽楷感觉似乎有什么不对



“现在,调查开始。”



“哈喽,我叫江波涛,是你的呃……调查官。”面前桌子后坐着的男子说出来最后那个词的时候表情有点尴尬。



调查?周泽楷的眉毛微微皱起,他直觉告诉他到这里不是什么好事



“放轻松,就是问你几个问题,顺便做个体检。”江波涛伸手拍了拍周泽楷的肩膀,表情并不严肃



“姓名?”“周泽楷”



“年龄?”“20”



“职业?”“还在上学”



“哪个学校?”“S大”



“身体最近有没有什么奇怪表现?”“没有”



“哈哈哈小周你不要绷着个脸啊,笑一笑笑一笑。”江波涛看着周泽楷一脸严肃和拘谨笑出了声



小,小周?周泽楷愣了一下。



这人真是自来熟,连和他关系不错的黄少天一直都是直接叫他全名的



说起来,黄少天张佳乐好像也被打晕带走了?那么那天消失了的苏沐橙、戴妍琦呢?还有小卢也不见了吧



有点担心



“诶,小周怎么了?”江波涛看着他突然抿起嘴唇有点奇怪



“……朋友,也被带过来了?”这句话在周泽楷脑子里打了好几个转儿才被轻声问出



“小周是说和你一起被带过来的那几个学生吗。”江波涛很快就理解了周泽楷的意思,“他们在隔壁。”



“也被……”后面的话周泽楷有点说不出去



“那个我就不清楚啦,你是被绑着的,别人是其他人带走的咯。”江波涛耸了耸肩



江波涛站起身,给周泽楷松开手腕脚腕绑在椅子上的细铁链,周泽楷活动着被勒出红印的手腕,江波涛等他活动够了,再一次给他手腕系上更细的铁链,拉着他走出房间



“我们去做个体检。”他这么说。周泽楷就乖乖地跟在身后



第一站是血液简析室



虽说也不是没抽过血,但是这针头也太大了吧



江波涛解开了铁链,周泽楷习惯性地伸出左手,玻璃后面的人看不清脸,但是语气比较严肃:“不是左手,伸右手。”



周泽楷一惊,如果是右手臂的话那么针头刺入的地方就是周泽楷从小抽血都最怕被扎的地方



江波涛温和地道:“抽血抽右臂,这是这里一条不成文的规定。”



周泽楷犹豫着,还是伸出了右手



对面的人伸手在周泽楷的臂弯里摸着,找扎针的地方



冰凉的指尖在周泽楷肘部的静脉上按了按,似是终于找准位置,针头不带丝毫迟疑地扎进静脉



周泽楷顿时疼得倒吸一口气,下意识地往后缩,对面人抓住他手腕,力量很大:“别动。”



暗红色的血液顺着透明的管子流入小瓶,对面在大约血液达到小瓶一半的位置迅速拔掉针头,抽出一根棉签沾了些小罐子里的淡红液体,抹在创口处,示意周泽楷用棉签自己压住



“江副,在这里等一下吧。”他向江波涛点了点头,摇晃着小瓶走到了里面



周泽楷用力压着棉签,痛感还残余在创口上,他紧紧咬着唇,身子在发抖。



本来抽血不会很疼,但是这次扎的可是右臂,那是周泽楷唯一受不了扎针的地方,不知为何,从小周泽楷体检抽血就不能扎右手,第一次验血大概是在幼儿园入园前体检的时候,当时的小周泽楷内心对抽血本来就抵触,父母把他的右手臂放在台子上,医生的针头刚碰到他的皮肤,他第一次哭出声,医生让父母帮忙摁着,他父母也照做,小小的周泽楷愣是哭着抽的血,抽完以后用棉签按压伤口,血却止也止不住。后来不知道试了多少方法才勉强止血,自此幼儿园的几年时间中周泽楷再也没验过血。



小学前也有体检,强制性。周泽楷这次伸的是左手,拔掉针什么事也没有,从那个时候开始,周泽楷去验血就一直用左手



这次是被强制扎的右手,周泽楷再一次感觉到了记忆中的剧痛,血没有再流太多,而是很快就止住了,这也让周泽楷有些疑惑



“江副,这是化验结果,请收好。”之前的人回来了,拿着一张薄薄的纸,在上面写了什么,递给江波涛



江波涛接过纸,在夹子里夹好



又做了许许多多的普通检查,周泽楷还意外地发现自己又长高了一点



最后一站,血液透析室



虽然只是从手腕上取了一点血液样本,但这也让周泽楷疼得不轻



“基本可以确定了,江副,带周泽楷回原来的房间,广播会通知下一件事的。”穿着浅绿色衬衫的男子再一次在化验结果上写了什么,递回给江波涛,“很少见的血统。”



“好,谢谢。”江波涛礼貌地道了谢,带着周泽楷回了房间



“RY-1111,请回到原住处,感谢你的帮忙。”



广播室好像换了人,声音像是个女生



“楚队怎么到广播室了?”江波涛一听这声音就忍不住笑起来



“别在意我为什么在广播室的问题。”女生声音明显带着笑。



“好好,我回去。”江波涛双手作投降状



“周……泽楷是吧?”待江波涛走后,女生问



“嗯。”周泽楷简短地应了声



“稍微忍一下,可能会有点疼。”



一支针管扎进周泽楷的右臂,稍微带点银色的液体被缓慢注入周泽楷的体内



“对着你面前这堵墙用右手使劲打,别怕受伤。”



周泽楷面前的墙看上去很硬,这不禁让周泽楷对自己的手有点担忧



“放心打,不怕。”女生的语气像是在安慰一个害怕的小孩子



周泽楷揉揉右手手腕,尝试着打了一拳,根本没用几分力



“哎哟用点儿劲。”女生看着面前传输过来的数据哭笑不得



周泽楷第二次用了狠劲,手腕上银白色的影子一闪而过



“嗯,不错不错。”女生满意地看着数据在纸上写写画画🎨



“稍微在房间里等等吧。”广播里传来脚步声



周泽楷坐回椅子上,修长的手指摩挲着椅背上的银色铁链,他发现自己好像接受了这里诡异的设定



“周泽楷,身份确认,请跟随引导前往暂时居住地。”广播又重新换回了机械音



周泽楷有点儿懵,说好的检查完就让他回去呢


“你好,我叫方明华。”来接他的人打了个招呼,“跟我来吧。”



周泽楷只得跟在方明华的身后



方明华用兜里的卡片在门口的刷卡器上划了一下,不明材质的大门开启,里面是令人意想不到的空间



这得有多少占地面积啊……周泽楷这么想着



“笑歌自若,新来的亚裔吗?”路过一片小草坪时,坐在草坪上的金发男子用烟头指了指周泽楷



“真是个小帅哥。”金发女子笑笑



“Ella,Eword,欧裔成员,是欧裔中的领导者之二。”方明华向周泽楷介绍着,同时向两人友善地打招呼



“这里是你暂时的住处,也就在这两天联盟会给你安排住址的。”方明华把他带到一幢精致的小别墅前,把钥匙交给了周泽楷,“这把是大门钥匙,另一把是你卧室的钥匙,这个小别墅是六人住,你的房间在二楼左边中间。”



“晚上王会来找你,做好准备。”方明华叮嘱几句,“我先走了。”



方明华走后,周泽楷打开门走进小别墅



内部并不是很华丽,但给人一种温馨的感觉。别墅有两层,算上小天台是三层。周泽楷在别墅里转悠起来。



一层是餐厅、厨房还有书房,二层是六个房间。周泽楷用方明华给他的钥匙打开自己的房间门,走了进去



日常用品都已经给他准备好,就连衣服都挂在衣柜里,有独立的卫生间,床头的柜子里还有不少零食,台灯的灯光是暖黄色的,很柔和不刺眼,钟表是他喜欢的颜色——虽然他并不知道他们是如何得知自己喜欢什么的。



桌子上还有一封信,上面写着:



  周泽楷同学,经过我们的检查,确认了你的身份,我们很抱歉你只能留在这里了,相关事宜我们已告知你的父母



字迹清秀,一看就知道是手写的



周泽楷有点郁闷,莫名其妙从学校食堂被打晕带走做了一堆检查然后不让他走了



既然走不了,那还不如好好待着呢



周泽楷从床头柜里找出一袋薯片,郁闷地咬了起来



手腕上的银光再一次闪过,周泽楷注意到银光,他挽起袖子,差点惊叫出声



泛着银色光辉的鳞片附着在周泽楷的右手腕上,从手腕一直覆盖到手肘



周泽楷觉得自己今天被刷新世界观太多次了



“周泽楷你在吗你在吗你在吗?快出来啊文州告诉我你先过来了!我知道你在的快下楼快下楼!”



除了黄少天以外没人能这么吵



周泽楷这么想着



他忽然反应过来,冲出房门,跑向楼下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