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海晴空

这里喻汐海
主全职,aph
新入坑凹凸世界
主肖戴、方王、韩张、张楚、楚苏、叶橙、莫橙、伞修、喻黄、双花、双鬼、周江周、昊翔、魏果、杜柔、林方等
叶蓝、黄橙、乐橙、韩叶等照吃不误
但坚定肖戴不逆不拆!卢刘可逆不可拆!喻黄不可逆不可拆!
主露中、米英、法加、普洪等
新大陆、黑三角也是觅食范围
站定瑞金,安雷安艾。

【卢瀚文中心/刘卢】24

·未闻文渣组歌曲主题产物
·BGM:24-Jem
·蜜汁流水账画风
·文笔要退化了啊……
·可能时间轴有点乱
·可能ooc
·be结局预警
·翻译为结合笛子老爷和网易云翻译的结果(另外推荐笛子老爷的《最后的24小时》)
·哪里设定不理解评论可以问
·无明显恋爱情节(倒更像是卢瀚文中心,刘卢加的都有点犹豫)
··信息技术电子科技分部理论部职员刘小别×信息技术电子科技分部实践部天才卢瀚文
·注意:卢瀚文和刘小别已开始交往。
·除刘卢外均为友情向
·私设众多
·自我感觉胡言乱语
·轻喷

·以上,下面正文

【Been given 24 hours】
【还有24小时】
【To tie up loose ends】
【来让我善后】
【To make amends】
【让我作出补偿】

夜色渐深,唯有卢瀚文住处还亮着一盏灯。
桌子上乱糟糟地摊着写着不同内容的笔记本和五颜六色的笔,瓷制咖啡杯里盛着半温凉的咖啡,然而卢瀚文这时根本无暇顾及这苦涩的饮品,只是盯着电脑屏幕噼里啪啦地打字。
看着word文档里密密麻麻的数字和逐条逐项详细的注解,卢瀚文手停在键盘上。

【His eyes said it all】
【他的眼神说明了一切】
【I started to fall】
【我开始坠落】
【And the silence deafened】
【寂静无声,震耳欲聋】

卢瀚文抱着头趴在桌子上,感觉周围的空气压得他透不过气来。
记忆又回到白天时候——
“卢先生,您对我们提出的条件,还满意吗?”
那人的脸模糊不清,只有眼睛依旧清晰,语气里透出浓浓的贪婪。
“不,我不会答应。”
卢瀚文是个不会拐弯抹角的人,拒绝得干脆利落,哪怕他们开出的条件是那么诱人。
这种技术想要知道?
想都别想。
“既然卢先生不愿意,那我们也没什么办法。”
他装模作样地叹息,那双死鱼眼里却流露出冰凉的狠意。
看到这样的眼神,卢瀚文的心凉了一半。
“小高,送卢先生回去。”

【Head spinning round】
【头晕目眩】
【No time to sit down】
【无暇停歇】
【Just wanted to】
【我只想】
【Run and run and run】
【跑,跑,跑】

卢瀚文现在烦躁异常,觉得整个世界都要倾覆掉。
换作不论是谁,大概在发现自己余下时间不长后,都不会保持冷静的吧?
扔下所有事务和物品,卢瀚文选择了戴上耳机去跑步改善心情。
凌晨的公园十分冷清,也正合了卢瀚文的心意。
用耳机隔绝掉世界,也许自己还能冷静下来。
不要停下,不要回到那个压抑的世界。
卢瀚文闭着眼睛眉头紧皱。
大口喘息,双腿疲惫。
我要甩掉这些东西!
不跑的话,会被跟随一辈子的吧!
我才不要!

【Be careful they say】
【他们说“小心”】
【Don't wish life away】
【不要在空想中逃避人生】
【Now I've one day】
【现在我只有一日时光】

“小心点。”
这是每次他进实验室前喻文州的嘱咐。
“小心!”
这是去游乐场时他差点摔倒被戴妍琦眼疾手快拉住她的惊叫。
“这傻孩子,怎么就不知道小心点啊!”
这是两人外出时卢瀚文兴奋到乐极生悲可乐掉地时刘小别的责怪。

“发什么呆?”苏沐橙轻轻拍了拍卢瀚文的后脑勺。
“啊,沐橙姐。”卢瀚文回神。
“别老是发呆啊,太浪费时间啦。”苏沐橙无奈地笑着,揉了把卢瀚文的头发。

可我现在,只剩下一天了啊!

【In 24 hours】
【在24小时后】
【they'll be】
【他们将会】
【Laying flowers】
【on my life】
【为我献上花束】
【It's over tonight】
【一切将在今晚结束】

流云:前辈前辈
流云:如果,我是说如果
流云:我有什么事后天没来的话,拜托帮我把东西收拾一下带回你家吧
飞刀剑:怎么了
流云:我可能会出事
流云:我没开玩笑
流云:还有一天时间
飞刀剑:小鬼,别闹
流云:真的,信我
流云:看我真诚的大眼睛【方锐瞪眼.jpg】
飞刀剑:……
流云:哈哈哈哈哈哈!
流云:不过说真的前辈,要记得我刚刚说过的话哟!

怎么了啊……
刘小别看着聊天记录一愣一愣的。

【Is there a heaven a hell】
【是否有天堂和地狱】
【And will I come back】
【我还能不能回来】
【Who can tell】
【谁能说定呢】

第二天卢瀚文还是很正常地来了研究所,很正常地跟同事打招呼,很正常地冲了杯果汁……
等等,果汁?
刘小别看到卢瀚文把一袋果汁粉倒进了杯子。
这孩子不是向来只喝咖啡和可乐吗?
感应到刘小别的惊讶目光,卢瀚文看向他这边,扬起很阳光的笑容。
中午休息时间,卢瀚文主动抱着杯子跑来了刘小别的办公桌前。
刘小别漫不经心地问着:“怎么喝起果汁了?”
卢瀚文很自然地回答:“好像没多少时间了,我要尝试不一样的东西啊!”
“你昨天晚上的话……是什么意思?”
“就是那个意思!”
刘小别觉得有点头痛:“你才多大啊就想着出事……”
卢瀚文忽然沉默下来,笑容也消失不见,许久才开口:“前辈,我不能细说。”
刘小别奇怪卢瀚文的情绪变化:“怎,怎么了?”
“今天回去,到底是天堂还是地狱,我还能不能回来,那可谁也不知道。”
卢瀚文留下这句令人匪夷所思的话就蹦哒着回了自己的座位,继续没事人一样跟隔壁桌的徐景熙聊天。
剩下刘小别一头雾水地琢磨着那句话。

【Now I can see】
【现在我知道了】
【What matters to me】
【什么对我最重要】
【It's as clear as crystal】
【它像水晶一般明晰】

一下午的工作卢瀚文几乎都是心不在焉的。
当他第十三次碰掉整理好的文件时黄少天忍不住了。
“小卢这可不像你啊怎么了这是这么不在状态啊,要不要来瓶脉动?我跟你讲啊那个广告简直……”
“抱歉黄少……不过脉动我真不需要。”卢瀚文眉梢动了动,无奈地打断了黄少天的长篇大论。
“黄少你还记得前段时间理论部王杰希部长送过来的资料吧?”见黄少天深吸一口气又准备开说,卢瀚文连忙岔开话题。
“记得,有什么事?”黄少天果然被转移了注意力。
“你不应该给部长送过去吗?”
“我靠!我给忘了!”黄少天一拍大腿,手忙脚乱地从一大堆乱糟糟的东西里翻出一沓装订成册的文件,匆匆往喻文州办公室跑。
“有什么心事可以跟我或者其他人说啊!别一个人憋着会生病的。”最后黄少天又不放心地嘱咐道。
“嗯嗯,知道了。”卢瀚文一怔,然后笑得眼睛都眯起来了。
最重要的是什么?
想了那么多,那么久,终于明白了,在这最后一日时光里明白了。
什么钱财,什么功名,都不重要。
我只想和大家在一起。

【The places I've been】
【我去过的地方】
【The people I've seen】
【我认识的人】
【Plans that I made】
【我制定的计划】
【Start to fade】
【开始褪色】

黄昏的休息时间卢瀚文抱着一个大纸箱跑出来。
和刘小别去的海滩,和整个理论部实践部去的公园,和叶修去的国际总部,意料之外的生日派对……
拍过的照片,带回的纸质资料,得到的贺卡……
烧掉好了。
反正也都没有用了。
研究数据和资料记录在电脑上的、纸张上改成电子版的,已经加了多层密从公司内部通讯网传给同事了。
他们想要截获破解获取?
门都没有。
纸箱里乱七八糟地塞着各式各样的纸质物品,卢瀚文擦亮一根火柴,扔进纸箱。
漂亮的文字和图画在明亮的火焰中渐渐褪色,变成黑灰,随风而散。
在准备把照片也丢进去的时候,卢瀚文看着他和刘小别的合影停住了。
那是唯一一张只有两个人的合影,是那次刘小别陪他去游乐场拍的,到现在都还是卢瀚文的手机壁纸。
卢瀚文长长呼出一口气,皱着眉头把照片丢进火里,别过头不再看它。
眼泪却不争气地顺着脸颊滑下。

【In 18 hours】
【在18小时后】
【they'll be】
【他们将会】
【Laying flowers】
【On my life,】
【为我献上花束】
【It's over tonight】
【一切将在今晚结束】

天色渐晚,月亮挂上枝头。
晚上十点理论部开始收拾东西,不过也不着急,慢悠悠地把东西装起来,靠在各自的座位上聊天。
因为事实上理论部和实践部一般都是一起下班。
卢瀚文应黄少天的要求抱了一摞实验数据往王杰希办公室跑,还颇有活力地跟理论部职员笑嘻嘻地打招呼。
“小卢来了。”王杰希正在往电脑里打字,“送数据?”
“嗯!”
“放在这就可以的,送过来麻烦你了。”
“没事没事!”

自己还在悠闲度日啊。

【In 13 hours】
【在13小时后】
【they'll be】
【他们将会】
【Laying flowers】
【On my life】
【为我献上花束】
【It's over tonight】
【一切将在今晚结束】

为了庆祝一个重大难题被攻克,整个中国分部打算出去玩一玩。
卢瀚文以自己有点不舒服为借口拒绝了邀请。
如果因为自己连累大家就不好了。
他是这么想的。

飞刀剑:怎么样,身体好点了吗?
飞刀剑:我一会儿去看看你
流云:不不不不不用了!
飞刀剑:都生病了,没个人照顾怎么行
流云:真的不用!
飞刀剑:不行

前辈你信
“我”字还没打出来,房顶上就传来好几声重物落地的声音。
卢瀚文一惊,手一抖摁到了发送键

流云:前辈你信
飞刀剑:接电话

嗯?!
卢瀚文更慌张了。

卢瀚文关掉手机,摸到桌子上的手枪,把它上了膛,牢牢握在手里。

【In just 8 hours】
【在仅仅八小时后】
【they'll be】
【他们将会】
【Laying flowers】
【On my life】
【为我献上花束】
【It's over tonight】
【一切将在今晚结束】

走进走廊,不出意外地看见了袭击者。
清一色的迷彩服和匕首,看来他们是不想惊动邻里。

卢瀚文手臂颤抖,把枪口对准领头的人。
这帮被那群人雇来的亡命之徒怎么会怕手枪?
他们眼露凶光,一副不死不休的架势。

卢瀚文对准面前人心脏的位置,毫不犹豫地扣下扳机。
手枪上装了消音器,枪声至少没原来那么张扬。
第一个人倒下,是第二个人。

卢瀚文的枪法很准。
很快,走廊里便横七竖八的全是倒下的人,血腥冲天。
卢瀚文捂住嘴,勉强忍住干呕的感觉。

一个身穿黑色紧身衣、手拿匕首的人偷悄悄摸到卢瀚文背后。
大概是怕打心脏一击不中,那人选择把匕首送进卢瀚文的腹部。

卢瀚文腹部一阵剧痛。
他转身把一枚子弹送进偷袭成功的人的心脏里。

然后捂着受伤的腹部单手扶着墙壁悄悄离开了自己的家。

“下雨了?”

【In just 1 hour】
【在仅仅一小时后】
【they'll be】
【他们将会】
【Laying flowers】
【On my life】
【为我献上花束】
【It's over tonight】
【一切将在今晚结束】

刘小别慌了。

飞刀剑:接电话!

卢瀚文走不动了,剧痛吞噬着他的精神,他找了个无人的、偏僻的小巷子靠墙坐下。
打开手机,看到来自刘小别的一串未接来电。

哎呀,这下不妙。
卢瀚文乐了一下。

流云:抱歉前辈,刚刚手机没电关机了

只要不面对真人,自己扯谎的水平都高起来了。

我有危险什么的,这种话谁说的出口啊……

飞刀剑:你现在在哪?
流云:你要干啥?
飞刀剑:去找你
流云:千万不要!!!

卢瀚文半靠在小巷子的墙上,腹部的血液已经有点凝固了。
还下着雨,又是凌晨,街上几乎没有行人。
即使有也不会朝这边看的吧。
卢瀚文有点小庆幸。
这样就不会被人看到自己这个样子了。

信息提示音。

飞刀剑:你等我!

刘小别抓着手机夺门而出。

【And you promise to live free】
【你要承诺自由生活】
【Please do it for me】
【请为我这样做】

看着手机屏幕上刘小别留下的最后一句话,卢瀚文竟笑了出来,虽然勾起嘴角这个动作也挺疼。
卢瀚文感觉有点冷,也有点困倦,眼前模糊起来。
他猜自己的时间不多了。
他忍着疼痛撑起身子,抬眼看了看刚出现不久的隐隐约约的激光瞄准线,开始给刘小别发消息。
幸好想说的话都很简短。
复制,粘贴。
发送。

刘小别的手机响起特别的提示音,他赶忙手忙脚乱地翻出手机快速解锁打开聊天界面。

流云:对不起
流云:谢谢你
流云:我爱你
流云:再见
流云:You promise to live free.Please do it for me

枪响,一切归于平静。

对不起,我不能陪你走剩下的路。
谢谢你,给了我那些美好的回忆。
我爱你。
再见。

你要承诺自由生活。
请为了我这样做。

评论

热度(6)